译者注:原文刊登于 IMS Bulletin,作者为国际数理统计学会(Institute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现任主席郁彬教授。郁彬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统计系和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的讲席教授,是美国国家科学院、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双院士。她曾在威斯康星麦迪逊和耶鲁大学都任过教,并且曾经是贝尔实验室的技术研究成员。她在2009年到2012年间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统计系系主任,还是北大微软统计和信息技术实验室的创办者和主任之一。

本文由肖楠、尤晓斌和蔡占锐翻译,邱怡轩、郁彬老师校对。

随着我在 IMS(国际数理统计学会)的主席任期行将结束,继而成为“前任主席”之际, 我想为吸纳新成员作出努力而回顾 IMS 的作用。正如 IMS 网站所述:“ IMS的宗旨在于促进统计和概率的理论与应用的发展和传播”。伴随着数据科学的出现,统计和概率思维在数据科学中扮演着越来越出众的角色,而 IMS 能否吸引更多的成员也变得至关重要。尤其是在诸如统计,概率,应用数学,计算机科学,电子工程和其他数据科学相关学科行将获得学历的人才,都将成为IMS的关注对象。对于这些年轻人而言,他们有一大部分职业生涯会在本职工作岗位,而另一部分将会是在诸如 IMS 等专业学会中。

IMS 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回忆一下 IMS 的起源将会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它。1930 年,Annals of Mathematical Statistics(数理统计年刊)成立。随后的 1935 年,在密歇根大学统计教授 Carver 的努力下促成了 IMS 独立于 ASA(美国统计协会)而组建,以帮助数理统计学家建立联系的纽带。1938 年,年刊的编委会由诸多重量级统计学者组成,Wilks(主编),Fisher,Neyman,Hotelling,Pearson,Darmois,Craig,Deming,von Mises,Rietz,Shewhart 均在编辑之列。1973年期刊被分为两份刊物,一为 Annals of Statistics(统计学年刊),另一为 Annals of Probability(概率论年刊)。之后,Statistical Science(统计科学),Annals of Applied Probability(应用概率论年刊)及 Annals of Applied Statistics(应用统计学年刊)随之创立。此外 IMS 也和其他学术组织合作创办了期刊,例如 Electronic Journal of Probability(概率论电子期刊),the Electronic Journal of Statistics(统计学电子期刊),the Journal of Computational and Graphical Statistics(计算机及图形统计期刊),Probability Surveys(概率论与统计调查)以及 Statistics Surveys(统计学与统计调查)。从一开始,IMS 的重点就在高质量的期刊上。今天,IMS 已有更多重点,包括举办主要学术峰会和颁发统计及概率领域重要奖项等

IMS 是一个跨越六大洲的人才交流网络,约有 4500 名来自北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非洲和南美洲的成员参与其中。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IMS 的影响力以及稳健成长的趋势给予了成员一个跨越文化和地域交流研究成果的平台。近期一次调查在 4561 名活跃成员中同时展开,其中 1492 人予以回应。在参与调查的人当中,61.1% 来自北美,20.0% 来自欧洲,12.5% 来自亚洲,3.4% 来自大洋洲, 1.7% 来自非洲,1.3% 来自南美;80.0 %是男性,20.0% 是女性;53.2% 的人填选了统计学(作为自己研究兴趣之一),47.3% 选择应用统计学,14.3% 选择概率论,还有11.6% 选择了应用概率论(关于此调查的更多信息请查阅IMS财务委员 Jean Opsomer写的在本期关于本议题的报告)。绝大部分 IMS 组织成员均为志愿者,包括现任的,往任和即将到任的主席,理事和委员。IMS的财务预算精简而有效,并为执行主任支付薪酬。

论起最不可缺的“洲际人际交流网络”当属 IMS 主要期刊背后的编委会成员。IMS 的主席每年都会提名1/3的 IMS 各个委员会成员,其中包括出版委员会以及 IMS 期刊主编任命委员会。期刊主编任命委员会任命各刊物主编或联合主编。主编或联合主编任命各刊物编辑会。执行编辑和负责实际印刷的 VTex 构成了 IMS 的行政支撑。IMS 刊物的读者可以通过成为审稿人的方式回馈 IMS。提供高质及时审稿报告的审稿人有机会被举荐成为副主编。从职业生涯发展来说,成为审稿人是非常有益处的:一来审稿人审稿时可以在自身从事的领域中受到“学术快递”的启发,再者会慢慢学会如何写出更好的文章,学会如何从编辑的反馈中评价作者的研究成果。很多时候同行之间在未正式见面之前就有可能相互领教过对方撰写的论文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业界或者在学术界,能够以公平和清晰的价值尺度衡量他人的成果是至关重要的综合能力(诸如人才招聘,终身教职评估以及奖项提名等都涉及相关的能力)。

其次重要的“洲际人际交流网络”则是 IMS 会议幕后的那些成员。在每次会议上,研究人员济济一堂,面对面地交流心得。每四年IMS都会在北美之外组织一次会议(2014年在悉尼)。在其他年份,IMS 则是与其他组织合作举办会议:奇数年举办联合统计会议(JSM),每能被 4 整除的年份则是和伯努利协会举办世界会议(World Congress,2016年在多伦多)。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IMS新研究者会议,每年在 JSM 之前召开(2014年在波士顿)。而且,IMS 主办、协办许多其他会议,包括偶数年份的 JSM 和每年都有的随机过程及应用大会(2014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IMS 任命其组委会成员。IMS的会员可以通过为会议做贡献的方法参加组织的管理。一个年轻的研究者可以借此来组织他感兴趣的组会、邀请其他的研究者并和他们会面。对于研究者而言,这既是他们他们提升自身在这个群体中名望的机会,也能在研究交流中碰撞出思维的火花,并与那些潜在的合作者、推荐信撰写者一一会面。

第三重要的人际交流网络是 IMS 的委员会。委员会由 IMS 主席通过参考前任主席和理事会的意见任命。

国际数理统计学会颁发若干荣誉奖项,如 Wald 讲座、Neyman 讲座、Rietz 讲座、Le Cam 讲座,以及八个荣誉奖章讲座。对于许多大学中的晋升或升职,这些奖项是受到高度认可和重视的,并且通常是获得超常认可与加薪的基础。此外,对于大学中各个级别的评价和擢升,专业服务都是考量因素,而对于资深教员,校方通常也要求其在专业团体中担任领导角色。要逐渐步入领导角色,在 IMS 委员会、理事会或 IMS 期刊进行服务是第一步,而加入 IMS 委员会需要会员资格。

对于有着共同兴趣的人群,IMS拥有特别兴趣小组的组织架构(http://imstat.org/groups/)来让IMS内部形成小的人际网络。以这个关于金融的活跃小组为例,它在每年举办一次会议(http://www.ieor.berkeley.edu/~xinguo/FPS/);而另外两个类似于小组的IMS社团是国际数理统计学会中国分会(IMS-China)和亚洲与环太平洋地区分会(IMS-Asia Pacific Rim),它们定期在相应的地区举办会议。国际数理统计学会也与伯努利学会(http://www.bernoulli-society.org/)以及国际贝叶斯分析协会(ISBA)(http://bayesian.org/)提供联合会员资格。

总而言之,在信息技术的时代,我们职业生活中的重要决策依然是由人做出的(比如,是否接收文章、雇佣、授奖、授予终身教职)。人际网络在今天较以往任何时候正在变得更加重要,或者说至关重要,因为我们总是被过量的信息所淹没。在我看来,对于需要高效使用的有限数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说, 决定去阅读哪些论文和去听哪些报告,可信赖的人的观点是我们最佳的导引。通过国际数理统计学会的会议、委员会、编辑部,以及小组,我们可以遇到合作者、潜在的审稿人、(在招聘会上遇到)未来的雇主——这些人都是潜在的评估者(例如,评审终身教职、写升职信的人),正因如此,他们可以引领我们迎接世界范围内的就业机会。

IMS 为全球所有统计概率研究者提供了人性化的交流网络。加入 IMS 并让 IMS 更加美好!IMS 对于学生完全免费。而对于新毕业生和一些由 IMS 理事会认证的国家的永久居民,IMS 会提供折扣优惠。(http://imstat.org/membership/designated_countries.htm)。

在离开之前,我想提醒大家一个关于 IMS 若干荣誉奖项提名过程的激动人心的变化:从 2015 年开始,组委会将对其会员开放奖项的提名。详情请见 http://imstat.org/awards/lectures/nominations.htm。而且,IMS 已经和 NISS、ASA一起在 2014 年的 JSM 上赞助 NISS-ASA-IMS 写作研讨会(其中半天专门为母语非英语的会员准备)。我们期待在 2015 年的 JSM 上看到相似的研讨会。

发表/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