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投稿:谢益辉 冷静 王小宁

数据可视化:

世界上最高的螺旋楼梯,好冷啊

学界VS业界:

“如果我像科学对待我一样对待我老婆,她恐怕早就跑了”,从学术界跳槽到业界当数据科学家的John Stanton-Geddes 如是说。小编认为学术界并非不再重要,而是已经开始供大于求,学界追求方法创新,业界更偏重实用,现今创新的速度也许超过了实用的需求。

贝叶斯统计:

Karl Broman洗完衣服从烘干机里清理出11只不重样的袜子,他猜测自己应该还有更多袜子,那到底他有多少只袜子呢?好基友Rasmus Bååth对这个“小数据”问题用近似贝叶斯计算方法(Approximate Bayesian Computation)做了一个估计,最后结果和真实袜子数目惊人地接近。小编看完后感叹现在计算资源这么发达(文中的计算方法除了先验分布的选取之外可谓纯暴力计算),还读统计博士作甚啊。

描述统计:

埃博拉的死亡率怎么算?这个简单的频数/总数的问题让统计学家们纠结无比。这篇AAAS的文章指出,因为计算方法的差异,死亡率结果可能大相径庭

高端访谈:

加州伯克利大牛Michael I. Jordan在reddit上的访谈,中文版在这.

大数据:

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在最近可是赚足了眼球。面对BAT在国内布局的大数据和云计算,京东公司也不落后。那我们看看京东是怎样利用大数据的呢?

大数据营销:

最近红牛被告广告欺诈赔偿1300万美元,只因消费者说喝了没长翅膀。你以为“都是翅膀惹的祸”,其实红牛是“没事偷着乐”。这是为什么呢

再谈大数据:

人们总是谈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是不是大数据也需要从孩子抓起呢?英文中文

埃博拉与大数据:

埃博拉牵动了那么多人的神经,其关注程度不亚于2003年的SARS,只不过由于技术的发展,大数据在这场战争中派上了用场中文

发表/查看评论